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护航运输队 >

风物人情 父亲的扁笋汤

归档日期:11-1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护航运输队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早几天,妻子去浙东大竹海游玩,顺便在那里向山民买了一捆扁笋带回家,她兴致勃勃地说,这样新鲜的扁笋在菜场绝对买不到。我看着她拿着一把菜刀剥扁笋的情景,忽然心有所动,一段埋在心底的记忆忽然重新浮现在脑海

  上世纪60年代,那时的我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,和做医生的父亲生活在一起。如今我早就忘记父亲的饮食爱好,但深深地记得,他在夏天的时候,特别喜欢吃扁笋汤。父亲年轻时曾经在饭店当过学徒,他烧得一手好菜,而且,在菜场挑选蔬菜也是行家里手。我的一位邻居告诉我,当年父亲曾经向他传授过挑扁笋的经验:“挑扁笋要选择笋头扁、笋体弯的,这样的笋嫩者居多,还要挑笋壳深黄色,表面光洁、完整,紧贴笋肉,尾巴黄的笋,虫蛀、不完整的笋不要选择,口感不好。”

  那时,我居住的小镇没有真正的菜场,居民吃的菜是在集市上买的。夏天,集市上常常会有山民到我们这里来卖扁笋。每当这时,父亲就特意多买一些,那时没有冰箱,父亲就把买回来的扁笋直接浸在一个盛满河水的铁皮水桶里。这在当时就算是储存扁笋的唯一办法。

  临中午时,父亲从水桶里取出两根扁笋,干脆利落地剥掉外壳,用刀切好,放进一只铁锅里,然后加水,直到水没过扁笋。这时,父亲会在锅里放入一个去籽的红辣椒,他说,这辣椒可以去除扁笋的苦涩味。准备工作做好了,就把锅放在煤球炉上。不一会儿,铁锅开始往外冒热气,父亲不失时机地打开锅盖,放入一些冰糖和酱油,再烧一会儿就大功告成了。中午,父亲把扁笋汤端上餐桌,这汤是琥珀色的,看上去十分诱人,我尝了一下,感觉清润爽口,回味无穷。整个夏天,我家的餐桌上常常有扁笋汤这道菜。而且,这汤,父亲常常吃长长的根部,而把圆圆的梢部留给我吃。那时我少不更事,如今想来,这汤里蕴含着深深的父爱

  我九岁的时候,父亲不幸得了胃癌,我们不得不把家从西边搬到鄞东母亲教书的学校。这主要是可以由母亲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。暑假的一天,父亲忽然不好意思地说,想要吃扁笋换换口味,母亲欣然答应,托人从宁波带来了两根扁笋,烧了一锅扁笋汤给父亲吃,母亲暗地里嘱咐我:“你爸爸这么喜欢吃扁笋汤,你少吃一点,留一点给你父亲吃。”我点点头。但我清楚地记得,那天父亲并没有吃多少,他看着我津津有味喝扁笋汤的样子,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

  我十一岁那年春天,父亲带着无限眷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从此,母亲以羸弱的身体苦苦支撑着这个家。扁笋在那时的母亲眼里,应该算是一种价格不菲的蔬菜吧,反正,以后很长的时间里,我们家的餐桌上再也没有出现过扁笋,取而代之的是最便宜的冬瓜、带豆之类的蔬菜。而春天,则是我和弟弟从田野里挑来的荠菜、马兰之类的野菜。老实说,当时对于家境贫寒的我来说,能填饱肚子已经不错了,当然不会有吃扁笋汤的奢望

  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,我终于长大成人了。成年后的我喜欢看一些食疗养生的书籍。于是知道:笋在我国自古被当作“菜中珍品”。不仅是蔬菜,还是良药。竹笋中含有一定量的微量元素:锌、铁,钾离子,以及丰富的维生素。而且知道竹乡多寿翁,且少有人患高血压,这与经常吃笋有一定关系。我想,当年做医生的父亲应该也知道这一切,所以才对它情有独钟吧?

  如今,每当盛夏的时候,我也会在菜场买几根扁笋,学着父亲的样子烧着吃,但总感觉没有父亲烧的扁笋汤可口。是啊,童年的扁笋汤是不可复制的记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atou-dc.com/huhangyunshudui/810.html

上一篇:1浙东大竹海耒余姚哪边方向 2017年10月3曰

下一篇:没有了